笔趣阁 > 他那么撩 > 59.第五十九章

59.第五十九章

??第59章

  秦晴还没等从之前的不解里回神,??就被男生随意出口的“两百个俯卧撑”给惊着了。

  两百个啊……

  站在原地的小姑娘皱起了脸。

  刚刚似乎是她把人给吓到了,??所以才让闻煜风做出那样的反应,??结果现在还要他替自己受罚。

  可如果分担惩罚的话,两百个俯卧撑,按照她周期性体能训练后的成效来说……应该她也最多只能分担五个。

  这样一想,??秦晴有点无辜又有点心虚地看向闻煜风。

  这一看,??她就跟此时房间里其他人一样被震慑了一下。

  ——

  男生的身体从肩部到脚踝绷成了一条笔直的线,一丝不苟,起伏间丝毫费劲的痕迹都看不出来。开始计数之后的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每组动作都被做到极致,??而那人的眼神依旧淡定且平静;稳定的节奏从一而终,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仿佛这些动作对他来说就如同喝水吃饭那样简单……

  直到大约两分钟后,齐淼目光呆滞地报出:“一百九十九……二、二百……”

  “二百”的尾音一落,??闻煜风手肘绷紧,借势收力弹起身。

  旁边围观的还没等看清,??就见他已经直接从与地面平齐到了站直的位置,??而他们甚至都没看见他有什么支撑的动作。

  惊讶赞叹的目光集于一处。

  对于这些每天基本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学生来说,能一口气做两百个俯卧撑已经教人惊叹,可闻煜风做完之后,??甚至额头上都见不到汗意——足见这人的体能有多变态了。

  而算得上众人中最了解闻煜风的秦晴,此时也惊讶地睁着杏眼看着男生走近。

  直到闻煜风拎起搭在一旁的外套,走到她面前然后停住时,秦晴才回过神来。

  “你竟然能一下子做两百个,??好厉害啊……”

  “……”

  闻煜风原本在众人慨叹的目光中丝毫不为所动,此时听了秦晴的话,眼神却忍不住闪了下。

  他侧开脸,有点不自在地轻咳了声。

  秦晴并未察觉,仍自顾自道:“二哥最多一次做了二百一十三,听说用了将近十分钟,还跟我炫耀了好久呢……”

  一听到秦昊在女孩儿那儿的代称,闻煜风也顾不上不自在了,直接转回视线——

  “无休息状态下,我最高纪录是2700。不过这是去年,现在应该更多。”

  “…………”

  女孩儿这一次眼睛都睁圆了。

  见了这受惊的小猫似的表情,闻煜风心里一痒。同时他也不禁反省起自己刚刚几乎没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

  真幼稚啊……

  男生低垂着眼看着女孩儿,笑意里掠过一点无奈去。

  ——

  但好像又,压抑不住。

  聚会是大概两点的时候结束的。

  四桌人一起走出包厢下楼去,声势堪称浩浩荡荡,引得饭店里还没离开的食客都频频注目。

  到了饭馆门口,众人行将告别,一早得了消息的泊车小弟也已经把闻煜风的车开到了门前。

  在场除了闻煜风,还没有哪个是已经年满18的,自然更没正经摸过方向盘。

  但越是得不到,自然就越是渴望。尤其男生中几个,此时一见着这辆suv,眼睛都快要冒光了似的。

  “煜哥,这是家里给你配的车?”

  班里终于有人压不住好奇心,问出来了。

  而这话一出,也引了无数艳羡的目光落到闻煜风身上。

  唯独站在男生身旁的秦晴注意到,那人一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闻煜风的神色间某种温度就倏然降了下来。

  沉默了两秒,闻煜风从泊车小弟那儿接来了车钥匙。

  “不是。”

  他上前拉开了车门,示意秦晴坐进去。

  等女孩儿上车之后,他关上车门,才接了下半句——

  “我自己的。”

  “……”

  听了这话,在场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他们此时的这个成长环境里,实在还难以想象有什么人能在成年之前就实现所谓的“经济独立”。

  而闻煜风也不求他们能理解。

  礼貌性地回答了问题之后,他便径直往驾驶座走去。

  隔着车门,将外面隐约的声音收入耳中,秦晴的神色有些复杂和纠结。

  她确实是想象不出,这人与他们所有人都截然不同的、甚至应该只是个孩子或者少年的那些时间,都是怎样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

  便在这时,驾驶座侧的车门打开,闻煜风坐了进来。

  在车门关合之前,班长齐淼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来——

  “大家方向基本相同的,就打一辆车吧,聚餐的钱还有剩,我来统一付。”

  话音刚落,车门合上了,所有声音被屏蔽在外。

  秦晴却是呆在了原处。

  深蓝色的suv开了出去,与来时不同,车厢里一片安静。

  起初闻煜风未察,这样又行驶了一段之后,他才若有所思地望向副驾驶座。

  坐在那儿的女孩儿还是一副纠结的模样。

  “在想什么。”

  闻煜风将目光落回到车前,问道。

  “……”

  秦晴没有立刻回答。

  她迟疑地侧过视线,把男生看了一会儿之后,才慢吞吞地开了口。

  开口时,女孩儿的脸颊似乎还泛着些嫣红。

  “那张二十元的纸币……跟我有关系吗?”

  “……”

  闻煜风身形骤然僵了一下。

  车厢里的时间似乎被拉长了,每一秒都变得缓慢而近乎静止。

  在这空气叫秦晴都快觉着窒息的前一秒,驾驶座上的男生终于有了反应。

  闻煜风低笑了声。

  “开车的时候,你不该问我这种问题。”

  秦晴一怔:“为什么?”

  “司机心神不定,容易发生交通事故。”

  “……噢。”

  女孩儿答应得乖巧。

  她转回身,“下次不会了。”

  闻煜风觉得自己很奇妙地被这句“下次”给取悦了。

  于是他上扬的唇线愈发压不住弧度。

  “你想得没错。”

  “……”

  秦晴转眼看他。

  “确实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份‘打车费’。”

  得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答案,秦晴却觉着脸颊突然烫起来了。压抑不住的温度,让她有点懊恼自己不该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问出这个问题。

  只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转移两人注意力的方法。

  “嗯,纸币长得都一样,说不定你哪次已经一不小心换了另一张了……还是换个别的放在钱夹里吧,比如平安符什么的。”

  “……”闻煜风没接话,转过视线来。

  似乎看出了女孩儿的微窘,他又哑笑了声:“不会错的。”

  秦晴:“说不定嘛……”

  “bt78444703。”

  闻煜风突然报出了一串字符。

  秦晴不解:“什么?”

  “那张纸币的数字编号。”

  男生望着车前,唇角扯了起来,三分薄笑在眼底微熠——

  “看了太多遍,一不小心就背下来了。”

  秦晴默默地转了回去。

  接下来的一路,她都没再说话。

  只顾得通过自我催眠来给脸颊降温了。

  …………

  一师中学的寒假放假时间向来不早,基本上是在大年前七八天才肯放学生走。

  秦晴这一批也没例外。

  所以寒假开始没几天,不等学生们享受完这“万事等年后”宽余下来的轻松感,新年就眼看着要到了。

  秦晴家这一年的新年,跟往年不太一样。

  秦晴的父亲秦经国是独生子,以前过年的时候,秦奶奶都是被直接接到秦晴家过年的。

  而今年因为秦经国和黎静荷都出省工作,秦晴又搬来了秦奶奶家,原本的房子就闲置下来了。

  再加上秦经国和黎静荷两人工作繁忙,一直到大年三十当天才从省外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实在没时间去折腾那个冷冷清清的家里。于是在秦奶奶的要求下,四个人就定下来在秦奶奶家过这个年了。

  刚一听到这个决定,秦晴原本还有点低落的心情立刻像是提前绽了礼花,几乎想立刻把这件事情告诉闻煜风。

  只是再转头一看,秦经国和黎静荷都还在旁边坐着,她又怎么也没法轻举妄动了。

  心里焦躁的小兔子被按捺了好久,秦晴才终于寻着了个机会——

  “年货我去买吧!”秦晴插进大人们的交谈里,“刚好我想出去走走,顺便从超市里带回些干果来就行。”

  “你自己不好拿,让你爸跟你一起去吧。”

  黎静荷说。

  “不用——”

  秦晴连忙摆手,下一秒又察觉自己反应不妥,就立刻把手放了下来。

  “反正我们就四个人,也不需要买太多,我自己拿得下。”

  秦晴之前反应已经让黎静荷有些奇怪地看向她了。

  在这样的注视下,秦晴努力压下了心虚,又把声量压得稍低:

  “我其实就是想……自己买点零食。”

  对于零食这种素来被直接划入“垃圾食品”范畴的,黎静荷本能地就要拒绝。只是开口之前,她想到了几个月前的那场争执。

  黎静荷于是沉默下来,过了两秒她才点点头。

  “嗯。……但是腌制、熏制或者油炸膨化食品,以及那些糖分极高的,还是要少吃。”

  “好,我知道了。”

  得了应允,秦晴心里欢快得要飞起来,面上却只压着露出这愉悦劲儿的一部分。

  她借着穿外套的时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翻出了手机给早就躺在她通讯录的一个号码发了条短信。

  “我待会去给你拜年呀……”

  秦晴一个字一个字地键入,到句末却顿住。

  犹豫了几秒,她红着脸把这句话删了,重新输了一句进去——

  “我等下过去看看小猫。……怕惊到我家里,就直接用你给我的钥匙开门了。”

  按下发送之后,秦晴就听见客厅秦奶奶催了声:

  “甜甜,还没换好衣服吗?”

  “来了来了。”

  秦晴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就连忙起身往外走。

  几分钟后,蹲在t形长廊安静守了好一会儿的秦晴确定家里没什么动静,就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闻煜风的家门口。

  同时她迅速拿钥匙开了门,然后飞快地闪身进门。

  等门“砰”的一声合上了,秦晴才终于松了那口一直提着的气。

  不过谨慎起见,她还是踮着脚尖趴在猫眼上看了一会儿。确定对面没什么动静之后,秦晴才落回脚来。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点古怪。

  ——

  按照正常来说,就算没看见短信,闻煜风那实在有点超乎常人的五感,应该也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到来才对。

  可直到她进来这好一会儿了,她正面着的客厅里,仍旧没有那人的身影。

  “……”

  秦晴突然想到了几天前看见的那个“孤寡老人在家煤气中毒,至死无人知晓”的新闻,心里倏地一坠。

  她脸色微变,连忙快步走向主卧。

  而也正在此时,有脚步声从主卧方向传了过来。

  秦晴心里稍松。

  只是还没等她的心脏回归原位,就蓦地听见一声带着点不愉的低沉嗓音——

  “甜甜!”

  “……”

  秦晴受了惊,身形一滞,无辜地睁大了杏眼。

  而与此同时,一只浑身湿哒哒的白毛猫咪,甩着一路的水滴从主卧里撒了欢地扑了出来。

  跟在它身后,穿着浅灰色居家服的男生快步追出。

  俊脸铁青,满身狼狈。

  柔软的黑色碎发上都沾着泡沫。

  秦晴在这个场景前懵了一下。

  然后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煜哥:孤、寡、老、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77832/269716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