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那么撩 > 29.第二十九章

29.第二十九章

??第29章

  从闻煜风把秦晴抱到了桌上,教室里里外外就已经是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班里还没人见过这阵势。

  而如果说那第一句“我错了”还让多数人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的话,紧随其后的第二句就彻底让他们陷入了怔滞。

  他们只见过那个对着校级通报批评和留校察看处分也能笑得漫不经心的闻煜风,眼前这个会柔着低沉微哑的声线认错的人——他们一点也不熟悉、一点也不认识。

  连后排的李响都在呆滞了许久之后低声骂了句。

  “……赵子睿,你快拧我一把,我觉着我这是头一天晚上的梦还没醒。”

  “……”

  赵子睿闻言只翻了他一眼,“那我们是都还没醒,跟你做了一个梦?”

  “也对。”

  李响哀叹着委下肩膀,丧丧地趴到了课桌上——

  “我就算做梦也不敢梦见煜哥认错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着我们潇洒自在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赵子睿看了李响一眼,难得没毒舌也没说话。

  ——

  因为他此时,跟李响有一样的想法。

  在这满教室的安静里,迷迷糊糊的秦晴终于找回了点理智。

  她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声音带着软软的无力感。

  “你放我下去呀……”

  闻煜风没说话,垂手把女孩儿抱下桌。

  然后他转过身背对着女孩儿蹲了下来——

  “我送你去校医院。”

  秦晴皱起了细细的眉。

  “我没事……再坚持一节课就——”

  “你体表温度那么高,再坚持一节课就得我帮你叫救护车了。”

  闻煜风沉着声音打断秦晴的话。

  秦晴黯着眸子微微翘起了唇珠,小脸上也带起抗拒的模样。

  闻煜风保持那个蹲身的姿势侧眸望回——

  “还是说,你仍然想换个姿势?”

  “…………”

  这话音一落,旁人还一脸呆滞不解其意,秦晴却已经调动自己此时体力极限的速度,慌忙地趴上了男生的肩背。

  ——

  假如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扛走,那她真就不要活了。

  “……”

  得逞的人转回脸去,薄薄的唇微扬了起来。

  只不过感觉到女孩儿伏在自己颈旁的明显高于正常温度的呼吸,闻煜风面上笑色一淡,凌厉的眉峰跟着蹙了起来。

  他没敢再耽搁,把人背起来就往教室外面走。

  同时有话音撂在身后——

  “李响,下节数学课给她请假。”

  “哎。”

  李响本能地应了一声。

  ……

  秦晴长这么大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背在背上。

  近得毫无缝隙,呼吸可闻,肌肤相亲。

  她有些不自在地将双手环在男生的身前,手臂下贴着的肩线宽阔而让人心安,虽然陌生的体温让她很想放开,但只往侧旁看一眼,秦晴都觉着恐高症要犯了。

  ……这人是长得多高呀。

  “一八六。”

  低哑的声音在身下紧贴着的身体里微震着响起。

  秦晴一呆。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她刚刚似乎把心里想着的问题说出来了。

  只不过还没等她为自己的失言而觉着尴尬,就先一步陷入了莫名的失落里。

  ——竟然比她高了二十多公分。

  基因差距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事情。

  似乎是察觉到了趴在自己肩背上的女孩儿的低落情绪,男生长腿一停,微微侧回下颌。

  “怎么了?”

  “……”

  秦晴慢吞吞地趴了回去,脸颊贴在对方的白衬衫上,紧跟着又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扬起小脸来。

  湿漉漉的黑瞳里情绪无辜又有点失措。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答,闻煜风只以为是女孩儿病里难受,便没再追问。

  直到到了校医院外,他抬腿跨进门内的瞬间,才听见背上的女孩儿低软着声音说了一句。

  “你怎么那么高啊……”

  闻煜风怔了两秒,回过神后不由失笑。

  生病总是让人情绪敏感而柔软,也会变得容易依赖、不设心防。

  秦晴也没例外。

  听见了男生的低笑之后,她轻轻地皱了下小鼻子,眸色恹恹:“可我怎么长都长不高。”

  闻煜风背着女孩儿往楼上的医务室走,一边走一边低笑着和秦晴搭话。

  “你要长高做什么?”

  秦晴皱着眉想了想。

  “可以看见现在看不到的风景,可以碰到放得很高的东西,可以擦黑板不用搬凳子……”

  闻煜风背着秦晴到了二楼,远远地看见急诊的门牌,他抬腿走了过去。

  同时开口:“那以后,我背你看、我帮你拿、黑板我擦。”

  话音落时,他推门而入。

  校医在办公桌后抬了抬眼镜,先看了闻煜风一眼,然后又眺了秦晴一眼。

  然后校医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又是你们俩?”

  秦晴闻言一抬眼,见清了正是自己上次军训中暑被送来时的那个校医,不由大窘。

  校医起身,示意闻煜风将秦晴放到诊室的病床上。

  “小姑娘又怎么了?”

  不等秦晴开口,闻煜风一边把人放下来一边接话。

  “感冒发烧,体温应该不低于38度。”

  校医取了一支体温计,递给秦晴。

  “这才刚降温就感冒了?小姑娘抵抗力真的很差,这样可不行啊。”

  校医此时注意到了秦晴身上明显大了几个号的校服外套,跟着又皱起眉。

  “你们现在的小姑娘啊,就是要风度不要温度——是不是早上上学又没穿外套?只顾着漂亮是不行的,万一冻伤了关节骨头,留下病根,你以后可有得遭罪的时候!你现在不觉得,等往后稍微再长点年纪,再一受凉,晚上都能疼得睡不着觉…………”

  眼见着女孩儿本就病恹恹的,还被校医训得小脑袋都低了下去,闻煜风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直起身来,薄唇微启。

  “不怪她,怪我。”

  还准备说句什么的校医一愣,目光角度从俯视抬为仰视——

  “什么意思?”

  闻煜风神色淡淡。

  “跟她没关系,您只给她看病,有什么想训的,冲我来就行。”

  “……”

  校医被这话一噎,呆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睖了闻煜风一眼,转头去药房了。

  …………

  最后量完体温,38度半,在秦晴执意不肯打针吊水的坚持下,最后只拿了退烧药和感冒药,两人就离开了。

  只不过临走之前,关于是继续背回去还是自己走回去,闻煜风和他家小同学又僵持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他看着秦晴那副咬着小牙死撑的模样,没忍心再和她掰扯,这才任由她独力往回走。

  不过即便这样,秦晴穿着件都遮了一半裙子的校服外套,身后还跟着位手插裤袋上身只一件白衬衫而无外套的校霸本人,还是吸引了路过的学生几乎百分之百的回头注目。

  在一路各异目光加身下,秦晴只恨不能把自己的小脑袋一起塞进比她整个大一圈的校服外套里面了。

  所幸这段回教室的路还不算长,没多长时间,秦晴和闻煜风就站到了高二六班的教室门口。

  看见了站在讲台上的沈良,走在前面的秦晴一怔,跟着的闻煜风则是轻眯了下眼。

  “……沈老师。”

  两人差不多同时开口。

  沈良自然看得出秦晴的不解,便开口道:“是这样,你们付老师肝病犯了,这段时间要住院治疗,这个学期由我暂代你们班主任之职;你们的数学课老师也会再做安排,不过今天事发比较突然,还没来得及调配,所以这节课就先上物理。”

  他停了停,转回头去看向全班——

  “不过你们别担心啊,等之后换上数学老师,我一定把课还你们的。”

  一听这话,班里学生纷纷开口——

  “不用还不用还!”

  “沈老师您千万别还啊!”

  “对对对您尽管拿去上就行,千万别还……”

  对于脾气好讲课还风趣的沈良,学生们一贯都是最欢迎的,如果一定要上课,他们巴不得只上沈良的课。

  沈良清楚这帮学生是怎么想的,他也没答话,笑了笑,心里自有计较。

  然后沈良便转向还站在教室门口的两人。

  他的目光只在秦晴穿着的那件明显大了一圈的校服外套上停留了一秒,就再自然不过地抬了起来。

  “秦晴,闻煜风,你们赶紧回位吧。尤其秦晴,不舒服的话就跟老师说,提前回家,不要硬撑啊?”

  秦晴摇了摇头:“老师,我好多了。”

  秦晴说完就安静乖巧地回了位置,闻煜风也回了——不过是跟着她到了她的位置前。

  桌上的水杯被闻煜风拿了起来,然后他转向讲台上的沈良。

  “沈老师,她有一份饭前药,我去给她打水。”

  “……”

  沈良目光一闪,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闻煜风似乎也没觉着沈良会不同意,顺势走了出去。

  ……

  等这最后一节课结束,闻煜风是教室里第一个起身的。

  在班里众人纷纷瞩目而不敢多言的视线里,他直接走到了秦晴的桌旁。

  “你近视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秦晴一懵,过了两秒才摇了摇头。

  闻煜风唇角微抬。

  “你等我一会儿。”

  “……”

  已经准备起身的秦晴犹豫了下,想到自己还穿着这人的校服外套,便也实在无法拒绝。

  她于是轻点了下头。

  闻煜风转身走到了在讲台上收拾书本的沈良身旁。

  “沈老师,高二六班这学期之后的一切事务,都将由您负责是吗?”

  沈良一愣,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看向闻煜风。

  ——

  在六班任教一年多了,这个举校闻名的校霸学生,似乎还是第一次主动找他谈话。

  而且还是这么认真的谈话。

  沈良想到这儿,笑着点了点头。

  “对,付老师的病虽然并无大碍,但还是要动一个小手术——手术之后需要康复过程,实在不适合太过劳累;所以我至少会担任你们这个学期的班主任。”

  闻煜风点了下头。

  然后他目光侧转,落向秦晴身旁还未走的方晓婧。

  漆黑的眸子凉了一瞬,须臾之后,他重新落回视线,薄唇微动——

  “沈老师,我希望您能让我和秦晴同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77832/26566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